这样的老婆,那样的老公1-7-26.7更新! - 优优色影院

这样的老婆,那样的老公


        2010/07/21发表于:留园禁忌书屋

                (一)

  几年前,我和老婆移民到国外。但是说实话,我当初真的就不愿意来,原因是:第一,我这人恋土;第二,英文太滥,可是老婆喜欢来,我又是气管炎,什么事都听她的,她喜欢做的事,我都不反对,就跟着她来了。

  刚来的时候还有新鲜感,于是到处玩,半年过去了,带来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是该安静下来过日

子了。英文太差,经济不景气,我根本找不到专业工作,在华人圈里打了一个月工,钱没赚多少,还又累又受气,以前哪受过这种苦啊!
  老婆倒是很心疼我,说:「你先去学英文,我去找个工作养家。」可是一个多月下来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一天,她拿了一份报纸,上面有一份广告写着:「高级私人会所,按摩,环境幽雅,月收入过万」,说想去试试。

  我一听就急了,说:「你疯了?这摆明了就是做妓女,放着国内好端端的工作不做,跑来做这?要不咱回国吧!」她没再说话,接下来两天也没理我,我以为她只是发点小脾气,过几天就好,也没往心里放。

  第三天的晚上10点多,我上完英文课回到家,老婆没在,桌上堆满了我爱吃的饭菜。这么晚能去哪里啊?我们在这里又没什么朋友,于是我到我们常散步的公园找她,也没找到。后来还是听房东说下午她被一辆宝马接走了,可能是参加派对去了,因为看她穿得很漂亮,还问我怎么没去。

  我无语了,回到我们租住的土库,看着满桌的饭菜,可怎么也吃不下。晚上12点多,她终于打来电话,我在电话里大喊:「你去哪了?快回来啊!」她只说了一声对不起,便是长时间的沉默,再之后电话挂断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但我终于想明白了,我不能没有她,她是一个能让我放弃一切、甚至是生命去爱的女人。越是这个时候,我越要冷静,狂乱和不理智只能把她吓走。

  一个多星期后老婆又打来电话,我在电话里平静地对她说:「你回来吧,无论怎样我都爱你,什么事都可以商量。」晚上8点,她回来了,平时只化点淡妆的她,现在却是浓妆艳抹。她脱掉大衣,上身穿著比胸罩大不了多少的紧身衣,下面是短得露出半个屁股的短裙,又细又高的黑色系带高跟鞋,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我。

  这不就是我在电影里看到的妓女嘛!我愣愣的看着不知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她说:「看够了吗?我们是不是该谈谈。」

  「嗯,是,你是……是……」我有点结巴了:「你是不是已经……」

  她不耐烦的打断了我:「已经什么?看你费劲的。我今天穿成这样回来就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开始工作了,这一周我接了24位客人。这就是我工作时穿的衣服,怕刺激你,所以挑了一套比较保守的。」

  尽管我早想到可能有这样的结果,还是忍不住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紧握双拳大吼道:「为什么?为什么?」

  她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说道:「原因很简单,一,可以买好车,穿名牌;二,好玩,刺激。我们结婚快五年了,我把最好的时光都给了你,现在快28了,我想留点时间给自己。」

  一股热气直穿头顶,我握紧双拳走向她,「枫,我们离婚吧!」她平静地说道。我一下子跌坐到地上,像一个泄气的皮球:「离婚?不,我不离。」

  她还是那样冷冷的看着我:「你看清楚了,我现在是妓女,你还要我吗?」
  我默默低下头。她又说:「和我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你只能觉得痛苦、委屈。」
  我抬起头,看着她说:「没有你,我更痛苦。只要不离婚,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也包括我做妓女?」她问。

  我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她跟前,又跪倒在地,像当年求婚一样,抱住她的腿,慢慢地抬起头从嘴里挤出四个字:「我想试试。」

  她甩开我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下,说:「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必须放弃你的自尊,正是因为你的自尊心,让你无法接受我做妓女的事实。其实在客人面前,我一样要放下自己的自尊,否则我无法开心工作。你也一样,明白吗?你要把能和我在一起做我的老公,当作我对你的一种恩赐,你就不会计较我是妓女了。」
  她接着说道:「你就在这里跪着,想明白了再说你愿意不。」

  我没说话,就那样跪着表示默认了。她走到卧室拿了个垫子回来垫在我到膝盖下,我一下抓住她的手说:「我愿意,真的愿意!」她笑了,抱住我,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在我脸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唇印……

  就这样,老婆正式开始了她的工作,每天下午去上班,晚上3点后回来,有时候天亮才回来。我们的钱也开始多了,他开始买名牌的衣服、手袋、首饰等,也越来越会打扮自己,人也显得更年轻漂亮,我们之间的话题却越来越少。
  我心里明白,我又怎么能释怀呢?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在想,她现在在干吗?

  一天,她告诉我说要出去一个礼拜不回来,我问为什么,她说陪客人去多伦多玩。我愣了一下,又问:「这算什么?工作还是别的什么?」她淡淡的一笑:「是工作,这一个礼拜,我是她的妻子,人家付了钱了。」

  我苦笑了一下转身想走开,妻子突然跑过来抱住我说:「吃醋了?我永远是你的。」我强笑着对妻子说:「我才不吃那家伙的醋呢!他要做你一个礼拜老公还要花钱,我做你老公又不花钱。」

  「坏死了你!」妻子狠狠地捶了我一下。我抓住她的手,紧紧的紧紧的,好像一松开妻子就会消失。「唉呀!痛死了!」我赶忙放开手,妻子却一把抱住我说:「老公,来,我想要你,你去洗个澡在房间等,我去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以前不都脱了衣服上床就是了。」妻瞪了我一眼:「快去!」
  几分钟后,我坐在床上,妻子穿著一身性感内衣,丁字裤、黑色渔网丝袜、黑色系带高跟鞋,慢慢地走到我跟前一下把我推到床上,然后趴到我的身上,伸出细长的舌头从我的嘴唇开始,慢慢地往下舔着,耳朵、脖子、乳头、阴茎,一直舔到肛门,然后再回到阴茎,用嘴慢慢地含住……

  天哪!我和妻子结婚以来,妻子第一次这样和我做爱,阴茎迅速膨胀起来,强烈的快感像电一样涌了上来。

  「喜欢吗?」完事之后妻子问,「喜欢。」我回答。「喜欢就好,以后还有更多的。」妻子神秘地一笑。我又问:「你哪里学的?」

  「王姐教的。」妻子回答道:「好了,还要赶飞机,我先去收拾东西了。」
  接着妻子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堆性感的内衣裤、高跟鞋,一股脑地塞到皮箱里。看着自己美丽妻子的身影就要离开去做一星期别人的老婆,隐隐的传来一丝丝痛。
  整理完毕,她从衣柜里拿出几套衣服:「老公,你看我穿哪套衣服好?帮我挑一下。时间来不及了,我还要补下妆。」我挑了半天,找了一套捂得比较严实的给她,她看了我一眼,问:「怎么选这套?」我心里想,这套露得少,嘴里却说:「多伦多比这冷啊!小心着凉。」

  她笑了,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还是老公心疼我。再见!老公。」飞快地跑了出去。我冷冷的看着她背影嘟囔了一句:「知道我好,还去找别人做老公?」
  入夜,外面刮起了大风,我躺在床上,听着外面「呜呜」的风声无法入睡。
  她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依偎在别人的怀里?是不是在亲吻着那个男人?是不是在叫着那个人老公?是不是在……越想心越闷,就像一块大石头堵在心口。
  不行!我想打个电话,我想听听她的声音。我拨通了她的手机,几声长音之后,传来「嘟嘟」盲音,我知道一定是她看到我打的就挂掉了。一股热火从胸口升起,我抓起衣服冲出房间,直奔我家附近的那家加油站,我知道那里有一部公用电话。

  深秋的夜晚,已经很凉了,可我却觉得浑身冒火,一路上我想好了一堆骂人和发泄的话。电话铃响了很久,终于传来的了妻子那熟悉、动听的声音,我只说了半个「我」字,就把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

  沉默,良久的沉默之后,妻子终于开口了:「是你吗?」我回答是,她问:「有事吗?」我赶紧说:「没事,没事,我就想知道你现在在干吗。」

  片刻的沉默之后,她反问道:「你说我在干吗?」接着电话断了。我愣在那里,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

  我站在深秋的寒夜中,刚才心中的那团火早已被泼灭。一阵寒风吹来,我打了个冷战,头脑清醒了很多,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怎么会问那样的问题?傻子都该知道,此时此刻的她正在取悦另外一个男人。

  我回到家,打开一瓶从国内带来的五粮液,对着自己灌了下去,一阵翻江倒海的呕吐之后,我终于昏昏睡去了……早上起来,头痛欲裂,我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说病了,今天不去上工了,又给学校打了电话请了假。然后,又死猪一般的睡去……

  一阵电话铃响,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冲下床抓起电话,有一点失望,话筒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你是杨枫吗(化名)?」我反问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说她和我老婆在一起工作,有些关于我老婆的事想说。

  晚上8点,她如约而至。一个高挑、保养得很好的中年女人,一看就知道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她微笑的伸出手说:「我姓王,叫我王姐吧!」握手的时候,我看到她手腕内侧有一条很深的陈年伤疤。

  我请她入座,倒了杯茶递给她,说:「说吧,什么事?」她喝了一口茶,不慌不忙地说:「是这样,你老婆虽然来我们这时间不长,可是我们俩很投缘,无话不说,所以你的事我也就知道一些……」

  我打断他:「你都知道我什么?」她笑笑的看着我:「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很矛盾。」

  我叹了口气道:「我怎么就不明白她为何就非要做妓女?」

  王姐回答说:「我知道,我和你老婆谈过这个问题,她说她喜欢被陌生男人欺负、奴役的那种感觉,她觉得特刺激、特兴奋。我在这一行很多年了,见过的妓女多了,大多数都是为了某种原因,被迫的,能够在心理上不排斥这个行业的都不多。她却真是个例外,那种投入不是装出来的,所以客人都特别喜欢她。」
  「你骗我玩我呢吧?我不信,这不就是个荡妇吗?」我喊道。

  她也有些激动地看着我说:「我骗你干什么?这世间每个人都可以认为她是荡妇,唯独你不能,你爱她,就应该理解她、支持她。」

  「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我答道。

  「那好吧,我给你看样东西,看完你就信了。」王姐边说边拿出一部迷你摄像机:「这是她试工第一天和我们那里一个保安做爱时我拍的,你自己看看。」
  画面里自己的老婆一丝不挂,正坐在一个光头黑人身上疯狂地扭动着细腰。
  镜头拉近,我看到了老婆那熟悉的脸,陌生的眼神。我找不到词汇来形容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但是我明白了,王姐没有骗我。我放下相机低下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王姐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递给我说:「勇敢地接受这一切,不要理会世俗的眼光,爱她、支持她。不要觉得她在伤害你,其实她也不想离开你,她明白你是最关心她的人,是她最后的避风港。」

  我叹口气道:「我尽力吧!」我又问道:「是她让你来的吗?」

  「是的,因为她爱你,所以叫我来劝你。」王姐回答。说完王姐站起来道:「这样吧,我今晚就不走了,我留下来陪你。」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了。

  一个丰满成熟的女人,两个乳房依然坚挺,乳头挂着一对金属环。一个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极品的女人。「你觉得我还可以吗?」她微笑的看着我,「那……
  我……我老婆知道吗?」我问,她没有马上回答,慢慢地走了过来,抱住我的头放在她的胸口:「别管她,今晚我是你的妻子。」

                (二)

  夜已深,我躺在床上,无法入睡。王姐躺在旁边,脸贴在我的胸口上,我知道她也没有睡着。激情过后,我们都没有说话,此时任何话语都有些多余。
  黑暗中,突然一滴眼泪滴在我的胸口,我一惊,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湿湿的,我赶忙问:「你怎么哭了?」她用手捂住我的嘴:「别说话,我想再躺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她站起来,走到客厅里。我跟出来,打开灯,她赤裸着身体坐在沙发上,两眼红红的。她拿出根烟点上,问我:「有酒吗?」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百威递给她,然后回到房间找了件衣服给她披上,「天冷,小心着凉。」
  我说。

  她拉住我的手让我坐下,靠在我怀里说:「谢谢!」眼泪又流了出来。「你怎么了?」我问,「没什么,天晚了,我们去睡吧。」她坐起来,擦了擦眼泪。
  这一夜,我们相拥而眠,王姐把我搂得紧紧的,一直到天亮。

  晚上,我上完课,刚回到家,电话铃响起,是王姐打来的。电话里她问我有时间吗?我说有,她说:「那你把门打开。」我打开门,王姐已经站在门口了,显然她一直在等我。我问她:「你怎么……不用上班?」她淡淡的一笑:「不欢迎我来吗?」

  「不是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我赶紧说:「进来吧!」

  「不了,去我那吧!」王姐说。

  到了王姐家,打开门,吓了我一跳,一个男人像狗一样的趴在门口,那人戴着狗用的项圈,手和脚都被铁链拴着,屁股上还插着一根狗的尾巴。

  「这是……」我吃惊的问王姐。

  「你没看到?这就是一条狗啊!」王姐回答。那男人抬起头,「汪!汪!」
  的叫了两声,好像在证明自己就是一条狗。

  我和王姐到沙发上坐下,那男人跟着爬过来,嘴里叼着一双拖鞋,先熟练地用嘴脱下王姐脚上的高跟鞋,接着又给王姐套上拖鞋,然后趴在那里,抬着头看着王姐。王姐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说:「滚一边去,今天没时间理你。」那男人失望的爬开了。

  我愣愣的看着,直到王姐叫我,我才回过神来。「没吓到你吧?」王姐看着我问,「有一点,你不会想把我也变成那样?」我忙问道。

  王姐笑了,反问道:「你难道不想吗?」我急忙回答:「不,不想。」王姐又笑了:「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的。」

  「他是谁啊?」我急忙问。

  王姐叹了一口气:「他,是我以前的老公,我唯一爱过的人,可就是这个人却抛弃了我,爱上了一个妓女。他说我虽然很漂亮,但不够淫荡,和我在一起没有激情。我求过他,只要他不离开我,要我怎样都行,但他还是狠心的离开了,为了这我死过一回,但被救了过来。

  再后来,我也做起了妓女,因为我没死,但我的心死了。我用堕落、放荡来填平自己的伤口,后来那个妓女骗光了他所有的钱,跑了,他又回来找我,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了,他就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变成那样。我想赶他走,他说他会去死,我也就算了,随他去吧!」

  我又问:「那你是在报复他了?」

  「不,我是在可怜他,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我摇摇头,说道:「不理解,不做人,愿意做狗。」

  「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别理他了,你去洗个澡,我在卧室等你。」

  我来到卧室,王姐已经准备好了,没有开灯,点着几根蜡烛,王姐穿著黑色短裙、白色衬衣、高跟鞋,看着我说:「老公,帮我把衣服脱掉好吗?」我走过去,脱掉她的衣服,抱起她轻轻的放在床上,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她坐起来,看着我,两眼湿湿的看着我,抱住我的脖子,接着我们相拥在一起。

  长时间的接吻后,她推倒我,骑在我的身上,我将早已膨胀的阴茎慢慢地插入她的下体,感觉有点松,但很湿、很滑、很温暖……

  激情过后,王姐依然趴在我的胸口,这一次她没哭,时不时抬起头看看我,当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她笑了,笑得是那么甜、那么美,像情窦初开的女孩。
                (三)

  接下来的几天,王姐每天都来接我去她家里。我不得不承认能有这样一个女人,这样的诱惑,我已经抵挡不住了,我竟然有了一种感觉,希望永远这样醉生梦死在她那香气宜人的床上。

  星期天的晚上,妻子回来了,依然是一身性感暴露的打扮,看见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放下手中的行李,高跟鞋也不脱就蹦到我的身上,不等我说话便疯狂地吻着我的嘴,然后说:「老公,我想你了。」

  看着妻子兴奋的表情,我突然有种内疚的感觉,我说:「你玩得开心吗?」
  她却笑嘻嘻的回答:「难道你不开心吗?」我一愣,心里明白了,她都知道了。

  我刚想开口,她捂住我的嘴,说:「别说了,我不会怪你的。王姐是不是好厉害啊?」我说:「是,比你厉害多了。」她愣了一下又笑了,说:「今晚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今天不去上班吗?」我问。她「砰」的给了我一拳,道:「死老公,你想累死我啊?累死我,你好跟王姐好,是不?我可告诉你,以后和王姐怎么玩都可以,就是别动真感情,要不然我会杀了你!」然后在我鼻子上狠狠地捏了一下,顽皮地跑开了。我看着眼前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无奈地笑了一下。

  天还没黑她就急着拉我上床,说要给我个惊喜,我洗了澡,穿上睡衣,坐在床上,胡乱地翻看着报纸,心想这家伙搞什么鬼?门外响起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我知道她来了,那个「咯登咯登」的声音,让我一点点兴奋起来。
  门开了,她慢慢地进来,慢慢地扭动着向我走来,一双水晶般透明的厚底细高跟鞋足有20公分高,赤裸着光滑修长的腿,裙子短得就像一条宽带子挂在腰上,整个屁股都暴露在外面,慢慢地扭动着。上面什么也没穿,乳房不算丰满,但却涂了粉脂,红红的像两颗水蜜桃;脖子上套着一个亮晶晶的金属圆环,一条细细长长的链子挂在圆环的一头。

  她就这样走过来,跪在床前,然后举起双手,将链子的一头举到我的眼前,笑眯眯的看着我说:「喜欢吗?」我赶紧下床,抱起她,就像抱着一件精美的瓷器,轻轻地放到床上,慢慢地拥吻着……

  这之后,妻子又开始了她昼伏夜出的生活,看见她每天快乐而又忙碌着,索性就随她去吧!这期间,我偶尔也和王姐约会一下,时间真是一剂良药,可以化解一切、冲淡一切。

  不知何时开始,我开始觉得这一切都很正常,我们也开始无话不谈,每次我们做爱的时候,妻子都要讲她和嫖客之间的事,有的时候听得我兴奋不已,有的时候听得我心惊肉跳,我所能做的就是提醒她,要保护好自己,别伤到自己。她却满不在乎的说:「我们那里的会员都是有身份的人,不会有病,我也不会有什么人身危险,放心吧!」

  一天,妻子回来说这个礼拜不去上班了,我心中一喜,说:「老婆是不是打算从良了?」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从你个头!我是去做一下整容。」我说:「做什么?你都这么漂亮了,还要做什么?」她神秘地笑了一下,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在外地,已经约好了,我去三天就回来,你乖乖的在家等我,寂寞了就去找王姐。」

  我急忙问:「会不会有风险?」

  「不会的,放心吧!」老婆说。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老婆按时回来了,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依然是一身性感的打扮,我一眼就看出紧身衣下那一对巨大的乳房。她看着我得意地说:「好看吗?」接着脱掉紧身衣,两只硕大的乳房坚挺的蹦了出来,乳头上还穿著两枚闪闪发亮的金属环,肚脐上也穿了一条细细的金属链。

  「还有呢!」说着,她脱下短裙,抬起一条腿放在茶几上,我清晰的看到她外阴唇上竟也镶了一对圆环。她又伸出细长的舌头,舌面上有一个圆圆的小球。
  我说:「你这是何苦啊?」她像被泼了一头冷水,嘴里嘟囔着,转身一扭一扭的走开了,从背影里依然能隐约看到那一对硕大的乳房。我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心想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四)

  时间又一天天的延续着,老婆依然不知疲倦地忙碌着、兴奋着,我也坚持学习、打工。虽然很累、很厌烦,我仍然坚持着,英文有了很大的进步,身体也强壮了许多。

  老婆倒是很心疼我,多次劝我别去打工了,我说:「我干得挺好,你没看我强壮了许多。」其实,她哪里知道,那是一个男人最后的心理底线。

  下午打工回来,疲惫地坐在家里,看着老婆忙碌着打扮自己,准备上班,老婆还不时快乐地和我打闹一下,又不时地挑逗我一下,拿出一件情趣内衣在身上比划着,说:「我穿这个接客好吗?老公来嘛!帮我参谋一下。」

  我有点烦了,说:「你什么都不穿,彻底光着伺候男人最好。」她的笑容一下僵硬住了,低下头没再说话。许久,她真的什么也没穿,只从柜子里拿出一件长风衣,慢慢地穿上,登上一双高跟鞋,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开始后悔了,一夜都没睡好,盼着老婆回来,好和她解释。黎明时分,她回来了,我赶紧爬起来站在门口,她进来看到我,冷冷的,没说话。我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跟在她后面,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忍不住「噗嗤」的笑了,我也笑了。

  她洗完澡,爬到床上说:「今天好累啊!新买的鞋,不合脚,脚好痛。」我赶紧抱起她的脚,用力地帮她揉搓着。她突然看着我坏坏的笑着,说:「用嘴我会感觉更舒服。」我说不,她用力地把脚抽回来,一脸愤怒的样子。

  我还是不理她,她马上又笑了,讨好的求我:「老公,试一下嘛!」我禁不住纠缠,就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起来。舔了一会,她说:「用点力,冰棍吃过吗?
  和吃冰棍一样。」我就想着吃冰棍的样子用力地吮,她装出一份很满足的样子,「啊……啊……」的叫着。我气得推开她的脚,她却「哈哈」的笑着,然后又一脸认真地问我:「老公,什么感觉?觉得兴奋吗?」

  我板着脸说:「你洗脚了没?怎么那么臭啊?」她真的用力搬起自己的脚,闻了一下,我也「哈哈」的笑起来,她发现自己上当了,踹了我一脚,道:「去死!」然后,我们都笑了。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后爬过来,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知道,除了做爱的时候,每次这样她必有事求我,我马上问道:「你又有什么事?我可不再舔你的臭脚了。」

  她做了个鬼脸,说:「老公,你难道不想看我和别人做爱?」我说:「我见过了,骚得要死。」她急忙说:「嘿嘿,我不是说看录像,是去现场看。」我回答:「不去,怕受不了。再说,我知道你够骚,可是你愿意,你那些客人能愿意吗?」

  她忙说:「你还记得上次我陪人去外地一个礼拜,做人妻的事吗?那客人是个香港富商,早年他的妻子有了外遇,和别人跑了,他现在有点变态,就喜欢玩别人的老婆。他说如果你能配合,他会觉得更真实、更刺激。」

  我犹豫着没有答应,她看有希望了,就继续鼓动我:「你真的不想亲眼看一下?再说我已经答应他了,你总不能让我失言吧?」

  我气愤的看着她说:「你都答应了,干吗还问我?」她兴奋地抱着我亲了一下:「我就知道老公最好!那就说定了,后天晚上,我们一起去他家。」我看着她那兴奋的样子,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很快到了后天,看着老婆梳妆打扮,想着晚上自己也要去,心里慌慌的。老婆在一边安慰我:「别紧张,你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别做,就看我的表演。」
  临出门,老婆换了一件职业套装,我纳闷的问道:「咦?今天怎么改变风格了?」她呵呵的笑着:「我现在是人妻呀!」我心想:「呸!那你陪我逛街,怎么老穿得那么暴露?害得我老觉得没脸见人。」

  晚上7点,我们准时来到那人的家里,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开门是一个菲佣,又老又丑的女人。进来后,她领我们到了客厅坐下,倒了茶水,说等一下主人就来。不一会他来了,一个干瘪的中年男人,头发有些发白,看上去快五十岁了。我心想,就这,老婆也太没水平了吧?转念一想明白了,谁让人家有钱呢!
  妻子微笑着迎了上去,搂住那人的脖子,他也搂住妻子的腰,两个人亲密的问候着,像一对久别的夫妻。我被冷在一旁,心里酸酸的。

  妻子反应上来,马上向他介绍我,他傲慢地看了我一眼,点了一下头算是问候,然后对妻子说:「宝贝,饿了吗?走,先去吃饭吧!」然后拉着老婆的手走向餐厅。我站在那里不知自己该干什么,老婆回头看了我一样,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怜悯。

  这时那佣人走来,说:「先生,你跟我来。」我被带到餐厅的一角,在一张小方桌前坐好,方桌上摆着精致的餐盘,里面装着上好的牛排和一些色拉。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是远远的看着,妻子则有说有笑的和他共进晚餐。

  饭后,佣人把我带到那人的睡房,那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最豪华的卧房,卧房中央竟然还有一个跳钢管舞用的舞台。那人穿著睡衣靠在床头,我被佣人领到床边站好,然后她离开了,那人也不看我,好像我跟本就不存在。

  不一会,妻子进来了,打扮得性感妖艳。进来后,妻子倒是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慢地走向床边。我看着妻子的表情、眼神,心里格登的一震,多么淫荡而又勾魂的表情,在此时恐怕没有谁能对这不动心,可惜,她却走向另一个人。
  那人的表情却极其让人厌恶,「呵呵」的笑着,还伸出舌头,活像一只癞蛤蟆。妻子却依旧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高跟鞋也不脱,微笑着爬上床,嘴里轻轻地说道:「老公,我回来了。」那人也笑着说:「回来就好,我有礼物要送给你,你先把内衣脱了。」

  妻子爬下床,把衣服慢慢地一件件脱掉,然后岔开腿站在那里。那人拿出一个锦盒来到妻子跟前,打开取出一对精致的耳环,细细长长的那种,问道:「喜欢吗?」妻子接过来看了一下,高兴地说:「好漂亮喔!给我的吗?」

  「当然。戴上吧!」他说,妻子刚要戴在耳朵,那人却淫笑着指了一下妻子的乳房,说:「错了,是这里。」妻子愣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笑容,顺从地挂在自己乳头的那个金属环上。

  那人又拿出一条项链说:「这个喜欢吗?」妻子点点头,「那好,我帮你戴上。」说着他弯下腰,将链子挂在妻子阴唇的两个铁环上。然后他围着妻子转了一圈,像欣赏一件自己创作的艺术品一样,嘴里说道:「好美!」

  他打开音乐,对妻子说:「跳个舞。」妻子慢慢地爬上舞台,所有的射灯都对着舞台的中央,妻子随着音乐开始舞动,胸前的耳环、两腿间的链子,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我心里暗暗的骂道:「狗东西,还真会玩女人。」

  音乐结束,妻子已满身是汗,他让妻子躺在舞台上,自己蹲下来,开始慢慢地闻着、舔着妻子的身体,妻子则开始慢慢地扭动,轻轻地呻吟着。许久,他脱掉衣服,回到床边坐下,妻子则爬着跟了过去,将头埋在他的两腿间,拼命地吮吸着他的阴茎,发出「滋滋」的声音。

  突然,他站起来,抱住妻子扔到床上,自己则像一头发狂的野兽,扑上去压住妻子,将阴茎插入妻子的下体,两人都疯狂地扭动着。那人回头看见我痛苦的表情,「嗷嗷」地叫着,更加疯狂地抽插起来。妻子已经停止了扭动,浑身兴奋的抖动着,两个人的淫叫声响成一片。

  最后射精的一剎那,那人拔出阴茎插进了妻子的嘴里。射完后妻子跪起身,抬起头,将精液完全吞下,然后张开嘴,伸出舌头等待他的检查,他看了看说:「很好。你去洗一下,陪我睡觉。」妻子和我对视了一眼,做了个鬼脸,好像在问我:「你喜欢吗?」然后欢快地跑了出去。那人则转过头对我说:「你可以离开了,明天我会叫司机送你老婆回去。」

  我回到家,怎么也睡不着,拨通了王姐的手机,她问:「我在上班,你找我干吗?」我说:「我想喝酒,来陪陪我吧!」她沉默了一下,说:「好吧!」
                (五)

  不一会,王姐来了,进门后脱掉大衣,只剩下短裙和一件很小的紧身上衣。
  我知道,她是从上班的地方直接赶过来的。

  她看了我一眼,微笑着说:「怎么了?这么晚还找我喝酒?」我叹了口气,递给她一罐啤酒说:「知道我今天干什么了吗?」她喝了一口酒说:「知道啊!
  怎么,受不了了?」我回答:「我感觉自己越来越麻木了。」我接着又问:「你能告诉我心死了是种什么感觉?」

  王姐从手袋里掏出根烟,点燃,然后慢慢地说:「心死就没有感觉了。你别多心了,我相信,你还爱着她。」

  「给我根烟。」我说。王姐拿出根烟点燃递给我,我深深地吸了一口,说:「我觉得自己就像这根烟,所有的激情、爱,都将烧尽。肉体和视觉上的刺激已经完全盖住了我的心,我的心已经麻木,死亡是早晚的事,我和她在一起已经没有了过去那种两情相悦、两心相融的感觉。」泪从我的眼中慢慢地涌出。

  王姐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走过来抱住我的头,泪也从她的眼中流出,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在加速。一滴泪水落在我的脸上,泪水交融,心灵相撞,我抬起头看着她,四目相对,心灵的窗口已彼此打开,她闭上眼,轻轻地捧起我的脸……吻,只是一个简单的吻,已经足以让时间静止,百花凋零。

  心灵碰撞后产生火花,让两颗心在燃烧,那一刻我明白了,我已经离不开眼前这个女人了。我轻轻地抱起她,她搂住我的脖子看着我,眼睛湿湿的像一潭清水,好亮、好美!

  我抱着她走进卧室,没有开灯,也不需要开灯,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我一件件剥去她的内衣,两个赤裸的身体契合在了一起,不需要言语,不需要挑逗,一切已完美地结合了。

  当爱液完全迸发的最后时刻,我清晰地听到三个字:「我爱你!」我们就那样一直紧紧地抱着,抱着,终于昏昏的睡去了……

  最后还是老婆回来把我们两个掰开。老婆笑嘻嘻的看着我们,王姐爬起来,从地上捡起衣服,说:「那我先回去了。」就快速地跑出了卧房。

  王姐走后,妻子爬到我身边,笑眯眯的看着我,问:「王姐厉害吧?」我说是,她又问:「那我们两个谁厉害?」我回答:「都厉害。」妻子嘟囔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会说我比她厉害呢!」然后转过身去说:「我再睡一会。」

  我静静地躺着,思绪万千,想起了王姐,想起了那三个字「我爱你」。我看了看身旁的老婆,她已经睡着了,睡得那么甜美、那么安详,好美的一张脸,这是昨天那个淫荡的女人吗?我迷茫了……

  莖插入自己的陰道,另一個黑人馬上過來拔掉假陽具,將自己的陰莖插入老婆的肛門. 前面一個人則繼續將自己的陰莖插在老婆的嘴裡,剩下的兩個在玩弄妻子的乳房。

  五個人走馬燈似的換著位置,老婆始終被五個黑色的肉團裹在中間,潔白光滑的皮膚更加亮麗突出。開始老婆還時不時地側頭看看我,慢慢地她變成了一個沒有靈魂、沒有思想的軀殼,享受著動物進化成人類之前的那種最原始、最野蠻的快感。

  最後,妻子跪在我面前,那五個人爭先恐後地將精液射入妻子的嘴裡,妻子拼命地吞咽著,好像生怕會浪費一滴。沙發上那個光頭黑人也開始射了,不過他卻射在了那白人女子的肛門裡,射完後那女子慢慢地爬過來,老婆順從地躺下,那女人就蹲下來,像拉屎一樣將已經發黃的精液一滴滴的擠到妻子的嘴裡.
  完畢,那光頭男人命令道:「去吐到你老公的臉上。」老婆站起來,慢慢地走過來,冷冷的看著我。我看著她,拼命地搖著頭,她張開嘴,一滴,兩滴……
  噩夢終於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我洗了個澡,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支煙,看著香煙一點點燒盡,妻子站在對面看著我,一言不發. 我站起來,走到臥室,從衣櫃裡拿出皮箱,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看著這個皮箱,我眼睛模糊了,這還是當時我和妻子在國內一起去買的,它曾經裝載著我們的希望和夢想來到這裡,現在卻要裝著一顆死去的心離開.

  妻子跟進來蹲在我旁邊說:「我來幫你收拾吧!」我一把推開她,說:「滾開!別碰我。」她就退後幾步站在旁邊,默默地看著。

  收拾完,我站起來也不看她,轉身就走,當我走到門口時,她突然大叫我的名字,我愣了一下定住了。她衝過來,從後面抱住我的腰,臉貼在我的背上,我第一次覺得妻子竟然有那麼大的力氣,抱得是那麼緊.

  我沒有回頭,也不該回頭,我知道如果我回頭,我就再也沒有力量走出這個大門. 我掰開她的手,拉開門,滿臉淚水的衝了出去……

                (六)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期间,王姐再也没有主动打电话给我,我打过去找她几次,她也总说有事。后来听妻子说王姐辞职了,还把她前夫赶出去了。再后来就是,在王姐过33岁生日

的那天见了一面,只记得那天喝了很多酒,妻子送给王姐一枚漂亮的白金指环作为生日

礼物,还有就是老婆扒光了了我的衣服,把我推给了王姐,再后来我就真的记不清了。

  后来我曾多次问过王姐,当时发生了什么,王姐总是笑而不答,我想那对我来说可能将是一个终生的谜了。老婆一如既往的忙着,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坏,甚至有些野蛮。我曾多次想离开,但仍然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直到有一天,一个漆黑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在家睡觉,五个黑人男子闯入我的家,脱光了我的衣服,将我的双手铐在背后,嘴巴用胶袋封住,然后装入一个半人高的铁笼子里,笼子很小、很窄,只能跪在里面不能转身。他们用一块黑布蒙住我的眼睛,就这样把我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当黑布揭开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全身赤裸的光头黑人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脚下跪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白人女子,正卖力吮吸着他的阴茎,我认出这就是在录影中和我老婆做爱的那个人。

  我正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才绑架我的那五个人有说有笑的进来了,其中一个手里牵着一条狗链,狗链的另一头拴着我老婆,赤裸的老婆脖子上套着一个闪亮的金属狗环,乳头上挂着两个铃铛,细细的腰上缠着一条细细的链子,肛门里插着一根假阳具,阳具的末端是一条极其逼真的狗尾巴,脚上穿著闪亮的漆皮高跟鞋。老婆边爬边扭动着,铃铛「叮当」的响着,尾巴「哗哗」的颤动着。
  一个黑人拍了拍老婆的屁股说:「去问候一下你的的老公。」老婆就这样的爬了过来,看到我焦急的样子,她却笑了,说:「老公别紧张,这是我安排的,今天好好玩玩,不会伤害你的。」听完她的话,我差点就气昏了过去。我不能说话,就狠狠地瞪着她,她却一点也不在乎。

  这时候那五个黑人走过来,就在我的眼前,老婆一个个地为他们口交,直到把每个人的阴茎都吸得暴涨起来,一个黑人躺下,老婆马上跨坐上去将那人的阴茎插入自己的阴道,另一个黑人马上过来拔掉假阳具,将自己的阴茎插入老婆的肛门。前面一个人则继续将自己的阴茎插在老婆的嘴里,剩下的两个在玩弄妻子的乳房。

  五个人走马灯似的换着位置,老婆始终被五个黑色的肉团裹在中间,洁白光滑的皮肤更加亮丽突出。开始老婆还时不时地侧头看看我,慢慢地她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没有思想的躯壳,享受着动物进化成人类之前的那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快感。

  最后,妻子跪在我面前,那五个人争先恐后地将精液射入妻子的嘴里,妻子拼命地吞咽着,好像生怕会浪费一滴。沙发上那个光头黑人也开始射了,不过他却射在了那白人女子的肛门里,射完后那女子慢慢地爬过来,老婆顺从地躺下,那女人就蹲下来,像拉屎一样将已经发黄的精液一滴滴的挤到妻子的嘴里。
  完毕,那光头男人命令道:「去吐到你老公的脸上。」老婆站起来,慢慢地走过来,冷冷的看着我。我看着她,拼命地摇着头,她张开嘴,一滴,两滴……
  噩梦终于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洗了个澡,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看着香烟一点点烧尽,妻子站在对面看着我,一言不发。我站起来,走到卧室,从衣柜里拿出皮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看着这个皮箱,我眼睛模糊了,这还是当时我和妻子在国内一起去买的,它曾经装载着我们的希望和梦想来到这里,现在却要装着一颗死去的心离开。

  妻子跟进来蹲在我旁边说:「我来帮你收拾吧!」我一把推开她,说:「滚开!别碰我。」她就退后几步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收拾完,我站起来也不看她,转身就走,当我走到门口时,她突然大叫我的名字,我愣了一下定住了。她冲过来,从后面抱住我的腰,脸贴在我的背上,我第一次觉得妻子竟然有那么大的力气,抱得是那么紧。

  我没有回头,也不该回头,我知道如果我回头,我就再也没有力量走出这个大门。我掰开她的手,拉开门,满脸泪水的冲了出去……

                             (七)

  我冲出门口,疯狂的跑出院门,然后,我停住了,因为我看到一个女人,正迎面走来,是王姐。她走过来,拉住我的手,说跟我来吧。我跟着王姐上了车,他递给我一张纸巾。我擦了擦眼睛,问她:「你怎么在这?」她说:「在你收拾东西的时候,你老婆给我打了电话。」我忙说:「你又是来替她做说客的?」王姐看了我一眼,发动了车。轻轻地说:「去我那吧。」到了我姐家,王姐从冰箱里拿出一箱啤酒,打开一瓶,递给我。说:「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说:「还没想好。」王姐说:「那就留下来吧,只要你愿意,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我永远都是你的……」她没有再说下去,泪水化的就从她的脸上流下来。我说了声谢谢,也哭了,她走过来抱住我,说:「我该谢谢你才是,我25岁那年,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龄,我死了,我做了8年的妓女,从没有流过一滴泪,直到我遇到你,那晚我抱着你的时候,我哭了,我知道,我又可以真正的做一回女人了。我又可以爱了。」那天,我们两个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流了很多泪。最后我们一起许下一个愿望,不再哭泣,微笑的一起活下去。很快,我们都发现,我们已经都无法在离开对方了,王姐,每天都快乐围着我。我也读完了英文,并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虽然和以前的专业不完全相同,但收入不错,我也干得得心应手。
  王姐开心的做起了家庭主妇,每天都会做出不同花样的可口饭菜。晚上的床第之欢,更是让我们乐此不彼,我一直想找到一些词汇来形容我们之间的性爱,可是我找不到,或许根本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用王姐的话说,它来自灵魂深处,是带有灵魂的性爱。我们都尽量回避以前的事,回避谈论我的妻子。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会想起她,还会为她流泪。

  在我29岁生日

那天,我收到了一件礼物。是我老婆寄给我的。我打开来是一枚精美的白金指环。还有一张贺卡,写着生日

快乐,祝福你,落款写着前妻两个字。我看着那枚戒指,觉得好眼熟。拿给王姐看,她看着看着,眼中流露出一丝忧虑。我问怎么了?她没说话,默默地回房取来了妻子当年送给她的那个戒指,放在一起,原来是一对,我突然明白了。我叹了口气道,看来我老婆早就不想要我了,早就想把我给你了。她后来对我做的那些事,就是想把我赶走。我气愤地把那两枚戒指扔到一边,王姐没有说话,默默地捡起那两枚戒指,收好。

  转眼,有时一个月过去了,一个周末,王姐去买菜,我在家看NBA。突然,王姐急急忙忙冲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份报纸,递给我,我一看,差点昏了过去,报纸上写着警方跟据卧底,破获一卖淫组织。从报到的配图里我看到一个穿着暴露,带着手铐的女人,虽然是背影,但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我的老婆。我忙问王姐:「怎么会这样,该怎么办?」我姐说:「先别急,我们先找个律师,你还是她法律上的丈夫,我们可以委托律师,先见见她。在这个时候一定要拉她一把,千万别再出什么事。」终于,在看守所,我和王姐见到了老婆,她显得很憔悴。她拉住我和王姐的手不停的哭,王姐也不停的摸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让我爱恨交加的女人,我心痛不已,但我终究没有哭出来。我告诉她,叫她振作起来,不要放弃,我们在想办法,会请最好的律师。她摇摇头,说不用了,是上天在惩罚我的荒诞,我的罪恶。你们别再为我费心了,她看着王姐说,我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爱,我没有珍惜,我把它挥霍殆尽。好好爱他,祝福你们,说这她低下头,流着泪,转身跑向狱警,伸出双手。那警察给她戴上手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终于的哭了。大声的哭了,像一个孩子般大声的哭了……后来听说判决结果下来,入狱两年。知道结果的那天,我醉了。只听见王姐耳边说,两年,很短的时间,你该等她。这以后,我们每个礼拜都会去看她,给她带些干净的衣服,书籍,和一些吃的。老婆,也不再哭泣,还笑嘻嘻的文王姐,什么时候要个孩子,等有了孩子,她要让孩子叫她干妈。我们都笑了,开心地笑了……一天,我突然接到,老婆房东的电话,他说,你老婆出事后,东西还在那,他要把房子再租出去,希望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带走。第二天,我去了,我在房间里一样样的整理者每一样东西,分类打包,装箱,光内衣和高跟鞋就装了5的大纸箱。我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突然我在衣柜的角落里看到一个精美的日

记本,我知道她有写日

记的习惯,可是我从来没看过,我出好奇想打开,但又忍住了,犹豫间,一张叠得整齐的信纸掉了下来,背面有我的名字,名字下是她清晰的唇印。再下面写着四个字「永远爱你」我打开信纸,是一封写给我的信,从时间上看,是我离开她的那天晚上写的,看着看着,我哭了,放声大哭。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她要做出那样的事情?为什么要逼我离开?因为她早就看出王姐相爱了。她在信上这样写道,那天早上我回到家,看见你们相拥的睡在一起,王姐睡梦中那幸福的微笑和已经干枯的泪痕。你却在梦中叫着她的名字。那一天,我坐在你们身边,哭了很久,我想,也许你们在一起会更幸福。祝福你们,永远爱你的……

  回到家,我把信交给王姐,王姐看完后。也哭了。那一夜,我无眠,我知道王姐也是,我转过头看看她,她也在泪流满面地看着我,我们都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年后,妻子提前假释了。我和王姐去接她,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假释官走过来问我:「你是她丈夫。」我说是。他又指着王姐问:「她是谁?」我回答,她的姐姐。假释官又问我:「那你老婆出去后住哪里?」
  我回答:「她是我老婆,当然住我家。」妻子突然抬起头,看看我正要说话,王姐立刻打断她说:「妹妹,你老公已经把房间都收拾是好了。」那人没再多问,让我把地址,联系方式,写好,然后递给我一份假释条例,说:「这个我已经告诉过你妻子了,你也看看,帮助她所执行,看完后签个字,就可以带她走了。」
  回到家,王姐说,你们先聊,我去做饭。妻子看着我说:「你一定要让我留下来吗?」我说是。你也看到了,如果你要走,他们会送你回监狱 .那王姐呢,他是你姐姐,当然欢迎你留下来了。她不再说话,低着头在想着什么?当天晚上,王姐搬出了我们的睡房,我问:「你一定要这么做吗?」我姐回答:「她刚出来,我们不能刺激她。」我说:「那对你不公平。」王姐说:「其实是我们对不起她。」
  从那天起,我们3个人各住一间屋子,老婆和王姐很快就恢复到了以前的那种无话不说的关系,看着她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我很欣慰,但也很郁闷,觉得自己很多余,有时候,真觉得她们才该是天生一对。长夜难眠,我开始手淫了。
  一天,快下班时,老板找我,说明天有个临时会议,让我把这些数据汇总一下,明天要用,让我留下来加个班,我说好吧。晚上11点多,我回到家,房子一片漆黑,我停好车,想着这两个家伙,一定睡了。当我悄悄的打开大门,转身打开灯,吓了我一跳,她们两个就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说:「你们两个这么晚还不睡?干吗跑得这里撞鬼吓人?」突然,她们两个一口同声的叫了我一声「老公辛苦了。」然后,不等我弄明白怎么回事,就一个拉我左手,一个拉我右手,拉我到楼上我的卧室,我看到那里放了一张特大的床,老婆指着床说:「你睡中间,我睡左边,王姐睡右边,我们都是你的老婆。王姐在一边呵呵地笑着看着我,我连连摆手,说,不不,这不合法,老婆说,我愿意,王姐愿意,法律管的找吗?再说,我们不说:」谁又知道?「当天晚上,我睡在中间,如履薄冰,为了表示我的公正,我仰面朝天的躺着,躺累了,就连朝下趴着。她们两个都没睡,都脸对着我,对着我的耳朵呼气,妻子忍不住扑哧地笑了,王姐也咯咯地笑了。老婆对王姐说:」别等着呆子了,动手吧。「然后两个人,配合默契一个脱去我的睡衣,一个怕去我的睡裤,王姐抱住我的头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老婆爬到我的两腿间,轻轻的舔着。」天哪,天哪。「{ 请各位网友原谅我,我只能写出这4个字,我实在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写出,我当时的感受,我试着写过,最后都删掉了。就这样,这两个美女,我最心爱的两个人,用她们的真情,爱。告诉我,爱可以赋予一个人灵魂,有了爱的性才有了灵魂。我不反对那些赤裸裸的性欲,但我跟希望每位网友都能得到自己的真爱。体验到,我所体验都的感觉。}
  夜已深,我依然没有睡意,看着身边,两个熟睡的女人,感受着她们的气息,我又一次的迷乱了,爱本是唯一的,排她的,为什么她们能心甘情愿的去拥有同一个男人,而我为什么又会用心去爱两个女人?我想也许只有真正体验过那刻骨铭心的爱与恨,情与愁,才能真正的理解它。接受它,真爱它……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im118 金币 +10 回复过百,奖励!  
tim118 贡献 +1 回复过百,奖励!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