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十五作者不详 - 优优色影院

初一十五


字数:0.4万

  结婚酒席已散,于文泰和潘巧莲被兴高采烈的亲友送上计程车。

  他俩都是百货公司的售货员,恋爱一年,终於结婚。

  到达新居,文泰扶着半醉的太太进屋,禁不住拥吻一脸醉红的巧莲。

  今晚她特别美,低胸的衣裙紧束着含苞待放的乳房。他将吊带拉下,一对豪乳羞人答答般弹跳出来,带着颤抖的整齐排列两旁。

  他两手摸捏着,雪白的大肉球变成粉红色,随着她粗重的呼吸,再变成深红。
  她那醉红的脸含羞带笑,眼神充满神秘的紧张。

  他已赤膊上身,结实的胸膛轻压她那对肥美的大奶,摩擦的快感使她起了神经质的抖动。

  他急不及待脱光了她、也脱光了自己,抱她入房。将她放下床,压向她身上时,她的脸色由红变白继而变青,紧张而带点害怕。

  他吻向她的小嘴时,她的脸色由青白逐惭变成鲜红,烈火在两人的眼内燃烧,互相影响。

  当魔鞭触及她的要害时,她像忽然跌倒地上,全身震动了一下,一阵晕眩。
  「巧莲,我爱你!你爱我吗?」

  她白了丈夫一眼,没回答,却笑了,好像在说:「那还用问吗?」

  他突然全力冲进去,使她起了撕裂似的刺痛,随着她的一声尖叫,处女膜破了,他兴奋地吸吮着大豪乳,吸吮得她羞愧地闭了眼。

  但剧烈的心跳和那急速的呼吸和她玉手在他身上乱摸显示出她的欲火已不可压抑。

  当他缓慢地旋转冲刺时,她浑身不自在,如蛇般S型摆动身体。她的嘴淫笑着,全身都似被淫虫占领了,正由体内爬出毛孔。

  她的毛孔扩张、鼻扎扩张,小嘴张开喘息着,他每进攻一下,就像深入痒处。
  她叫了:「呀……我要死了……不要……轻一点……哗……舒服死了……」
  她的呼吸快到窒息边缘,但小嘴却被紧吸着,气不能由嘴内出人,却由大肉球的毛孔出入,大奶子高速起伏不停,她的双脚乱踢。

  他发泄了,她的两脚仍乱踢、豪乳乱抛,直至他射完精,才逐渐静止下来。
  「喂,先生,到了……」

  计程车司机叫醒了文泰,使他猛然惊觉,一脸惆怅地付钱下车。

  昨晚他失眠,想不到竟在计程车上做了一个甜梦。他是来参加百货公司部长高欢的婚宴,新娘确是潘巧莲,正是他的爱人,但新郎却不是他!

  到底为甚么?他本来也百思不解!

  踏入酒家,他点上一支烟,让自己清醒一下,解除紧张的情绪。

  在名册上签名时,他注意到一些奇异的目光,听到有人小声交谈:

  「这个人本来是新娘的男朋友,快结婚了,她结果却嫁给我们部长。」
  「为甚么呢?」

  「男女间的事,谁知道?但他今晚竟然也来!」

  于文泰诈作听不见,在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坐下,吸着烟,酒楼筵开二十席,好不热闹。有人在打麻雀、有人闲谈,都笑容满脸。

  礼堂上,新郎和新娘正忙於和亲友轮流拍照,闪光灯闪个不停,还有两部摄录机在拍摄,一部对准一对新人,另一部拍摄宾客,文泰厌恶地侧着脸,避免样子被录下。

  他吸着烟,心情极为恶劣,那旋转上升的烟雾,使他想到了以下的情景……
  高欢和潘巧莲被高兴的亲友送人新房。

  门刚关上,高欢就急不及待剥光了巧莲的衣服,将她椎倒床上,他像野兽一样扑到她身上。

  被推倒的她,一对雪白浑圆的大奶子因下跌而拚命摇动,他张开了利爪,乘下压之势,两手紧握大肉球,制止它的跳动。

  豪乳被握痛了的她恐惧地尖叫,而他已兽性大发,狂吻她的脸和颈,最后是嘴,使她出不了声。

  她在旁惶的挣扎中巳被他丑陋的魔鞭大力插入魔洞内,一阵刺痛使她哭了!
  而他乘胜追击,大力咬她两只豪乳,使她连声惨叫!雪白的两个大奶留下一排牙齿印,瘀痕处处。他的两双怪手,更在她白璧无瑕的大腿上狠捏下去,魔洞两旁的大腿侧青蓝片片,使她像在地狱受着酷刑!

  他那丑恶的魔鞭大力活动,像利刀般一下接一下刮着她的子宫颈,使她痛苦号哭呼叫,而他却射精了,然后像死猪般入睡了。

  床上仰躺的她,一身的瘀痕,满脸的泪痕和痛苦的呻吟,魔洞口断断续续流出红红白白的液汁!

  文泰想到这里,恨得咬牙切齿!

  突然,高欢伪善地走向他,要他和自己及巧莲合照。

  他只好故作大方站到他俩身旁,旁人的冷笑和私语使他浑身不自在,但高欢既然派了请帖给他,他绝不能示弱!

  当初他也知道高欢暗恋巧莲,追求失败之后他却显示出无比大方,在他准备和巧莲注册之前,高欢在百货公司常众祝贺他说:「恭喜你!但你要记住,你如果不好好对巧莲,我不放过你的!」

  拍完照,高欢微笑道:「你不祝贺我吗?」

  「恭喜你!你要好好的对巧莲,否则我不放过你!」

  「当然啦!」高欢得意忘形,装作和他是死党,十分亲热,一手拥抱他的肩膊,却在他耳旁低声说:「我不对她好,她怎会跟我不跟你?」

  文泰冲动得想杀死他,却努力克制,装作大方和新郎新娘握手。潘巧莲极之冷淡,和他握手时亳无笑容,望向别处。

  文泰躲回无人的角落,继续吸烟沉思。为甚么他的爱人巧莲会移情别恋,为其么?

  那是三个月前,当他准备和巧莲结婚之前两个月,发生了一件事。

  深夜,他被一阵急速的拍门声惊醒。开门时,看见一个年轻女子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满身酒气向他求肋。

  女子慌张躲人屋内,请他关好门,告诉他说,她来附近探朋友,被一个贼人行劫,还意图强奸她,但是,她却不想报警,只求他准许她在屋内躲避一、两小时。

  他答应,那女子颇有姿色,身材丰满,性感的衣服被撕破了,露出三分之二白里透红的乳房,乳房恐惧地动着,加上她散乱的头发,半醉得近乎神智不清,在夜深人静之中,确使他起了强烈的冲动。

  她似乎坐立不安,当她站起来时,忽然跌倒地上,文泰马上扶起她,她半裸的胸,紧压着他,闭上了眼,他想动手摸她的大奶,终於忍住。

  这时女郎突然一张开眼向他淫笑,叫着个男人的名字随即热吻他,将自已的衣服脱光,也迅速脱下他的裤子,俯身张口吸吮他的魔鞭。

  一切太突然了,他不能自制,抱起她放在床上,压向她,魔鞭轻易进人了她的魔洞内,搞动了不够十下,就在她的极淫荡之笑中,在她水蛇腰的摆动使她的一对大奶摇晃中,在她魔洞的吸力下发泄了!

  然后她拥抱他睡至天快亮。她没怪他,说白己失恋,错将于文泰当作她的爱人,然后她走了。

  在以后的半个月内,女郎来找过他三次。每次都是她主动挑逗他,和他做爱。
  有一天,约一个月后,当于文泰和末婚妻潘巧莲在婚纱店看婚纱时,那女郎突然出现,哭哭啼啼说有了于文泰的孩子,要他负责。

  他无法反驳没和女郎上过床,巧莲一怒离去,奇怪的是女郎也不见了。然后是他和巧莲的婚事取消,不久后传来巧莲和高欢结婚的消息。

  女郎要他负责却又失踪,明显是一个骗局,有人收买那女郎破坏他和巧莲的婚姻。

  总算天有眼,于文泰在夜总会藉酒消愁时看见那女郎。打听之下,她叫李小萍,在夜总会做舞小姐,艺名小萍,於是,他向大班叫小萍来。

  女郎见是他,大吃一惊,但马上恢复常态。文泰不动声色,又诈作迷恋她的美色,说找了她很久,想和她去租房。

  小萍想了一会,答应了他,但要二千元。他爽快地给小萍二千元,带她回家,她脱光衣服躺在床上,文泰也剥光衣服,压向她,将魔鞭塞入她魔洞内,大力挺进,她的一对豪乳在他的挺进中狂抛,他两手力握捏弄,吻她的嘴。

  她初时没有反应,逐渐地热烈回吻。

  他像有无穷精力似的,折磨得她死去活来,全身汗水直流、大呼小叫,他却仍末发泄。她高潮巳过了两次,全身无力,求他停止。

  文泰坐在她身上,坚硬的魔鞭仍紧插在她的魔洞内。他突然拔出一把利刀,在她脸上比 着,要毁她的容。

  小萍大惊失色求情,文泰冷笑问:「是谁收买你破坏我和末婚妻的感惰?」在利刀威胁之下,她终於承认,是高欢收买了她。

  那次半夜敲门,诈作被劫财劫色,然后引诱他做爱,是计 的第一步。然后又利用美色,几次上门勾引他,再去捣乱,在巧莲面前说她已有了文泰的骨肉。
  其实小萍不说,于文泰巳猜到了八,九成,只是想她亲口证赏两巳。他目露凶光,刀在半空,冷笑着。小萍脸色吓至灰白,一对大白奶动不巳。

  他一刀插下去,小萍魂飞魄散!但她没有痛感,才知刀只插在床上、她的颈旁。

  这时,他带着变态的兴奋向她射精,她不敢动,全身发冷般震动,直至他发泄完。

  那雪白的大奶和红色的乳头才不再抖动,她松了一口氟,却已几乎虚脱。
  高欢和潘巧莲已在向每一围台敬酒了。

  文泰吸着烟,摸了袋中的两种药丸,冷然窥伺着他们。

  亲友的叫嚷和欢呼,不停向她们敬酒,高欢开怀惕饮,已有七,八成醉意了,巧莲也喝了酒,一脸醉红,动作似乎迟钝了。

  夜深了,亲友陆续散去。文泰走到街上,远离监视,一对新人被一班人送到楼下,送上计程车,文泰也截计程车跟踪。

  计程车在一处地方停下,一男一女下了车,男的走了几步,跌在地上,女的想扶起他,但自己也摇摆不定。

  于文泰下车,上前扶起高欢,对潘巧莲说:「我扶他吧!」

  她好像认出他,又似不认得他,怀疑地问:「你是谁?」

  「我是你们的朋友,你不认得了吗?」

  他扶着高欢,另一只手不时扶巧莲一把,送两人上楼,他又接过女主人的门匙,开了门,三个人入内。

  于文泰关好了门,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高欢闭着眼唱歌,巧莲也在笑。
  他开了支啤酒,倒了两杯,一杯放下安眠药,一杯放下迷幻药,给他们喝。
  「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他说。

  高欢张眼,看不清于文泰的样貌,但他一饮而尽。

  潘巧莲不想喝,放回桌上,文泰半哄半迫,灌她喝下去。高欢巳醉了八,九成,加上安眠药,很快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潘巧莲也在半醉状态,动作缓慢,当她喝下有迷幻药的酒后不久,明显地产生了幻觉,背靠沙发坐下,四处张望,时而笑、时而叫。

  文泰在缓慢地脱光自己的衣服,他解开潘巧莲的衣钮,脱下她的衫,再松了胸扣,扯下胸围,一对巨大、雪白浑圆而结实的钟型奶微微抖动着!

  「你是谁呀!」她问。

  「我是你老公呀!」

  他说完,站着将魔鞭塞入她的口中,大力搞动了二、三十下,每转个圈,她的身体也摇动,两个大豪乳也作旋转。她的口被塞满,逐渐呼吸困难,推开了他,他又剥去她的裤子,命她跪在地上,扶着沙发,他又对准她的后门插入去。
  魔鞭被肛门吸入,随着肛门的收缩,越吸越入、越吸越紧。

  他两手扶住她的腰,又挺进了二、三十下。她的柔软秀发,在他的进攻中飞扬,又散落在她的肩背上。

  那一对木瓜般的大白奶,更是疯狂抛动,像两个人在赛跑,你追我赶!
  他两手托住大白奶,轻揉乳蒂,使她全身震动。

  在大力摸捏中她叫道:「老公,我要呀!」

  当他的手由抓奶改而抓她的腰、她的雪白大腿,和手指轻磨她的魔洞时,她全身骚动了,努力要转身。他在变态的兴奋中快要发泄了,急忙抽出来,忍了一会。

  这时,她已起来,淫笑着紧抱他,大力磨他的魔鞭。他将她推近墙,对准大门全力插人去,她尖叫:「我好痛呀!」

  他虽然进入了,却只是一半,显然被处女膜顶住。他极为兴奋,先抽出来,抱起她入房,放在床上。

  然后,他又对准目标,进入少许,再全力一插,利用下压的力量,终於刺破了处女膜,完全占有她了,他全力进攻,抽插旋转了不下四、五十次,弄得她死去活来。

  但她始终在淫笑,她的两个大白奶,被他一双手捏得瘀痕处处。

  她痛苦地叫着,连泪水亦流出来,但他的抽插和力压,口的吸吮,却又使她大声呻吟叫床,淫荡得一对豪乳乱摇,像脱衣舞女郎摇动她的大奶子。

  他又狂咬她的大肉球,咬到雪白的豪乳到处是牙齿印,且有血丝渗出!而且,他两手更力捏她两边的大腿内侧。

  她杀猪似地号哭大叫,好像跌下人间地狱,他暂停下虐侍,吻她的嘴,又缓慢地挺进。

  痛苦过后的巧莲,又再有高潮来临。她又呻吟了,淫笑了,大叫了,两脚乱踢了。

  最后,他全力一击,用尽了吃奶之力,力握她两只奶,但她嘴己被封,叫不出声,高潮又来,她的快感和痛苦同时出现,像发羊吊般在挣扎。

  而他正向她射精!

  当发泄完,巧莲也突然静止不动,因她的乳房被力握,痛得晕倒了。

  第二天,当高欢醉醒,入房看见太太一丝不挂,满身瘀痕处处,下阴处还留下一大堆污秽横,不禁大吃一惊!因他醉酒倒了,恨本不能行房。

  究竟是谁?

  太太乳房上上贴着一张纸,用精液糊着,上写着个字: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高欢跌坐在地上。

               【全文完】